您现在所的位置: 主页 > 行业资讯 >

培养一毕业就能用的“成品”

发布时间:2018-01-30 15:02 作者:hg0088 点击量:
-
-
  两位上海师范大学教育学院教师赴京,分别到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中国全委会秘书处和教育部教师工作司挂职一年。两个月前,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第39届全体大会在巴黎总部以“无辩论”通过的方式,批准在中国上海设立“教师教育中心”,这是迄今落户上海的首家联合国二类机构。
  作为上海“文创50条”系列第二篇,这篇报道的视野投向的是影视产业。
  影视产业是一套复杂的工业体系,上下游涉及的领域十分广泛,问题错综复杂。但究其根本,还是人才问题。
  上海在影视人才教育上是否已经有了足够储备?这些年做了哪些转型?面向未来,能否实现成为全球影视制作中心之一的目标?由这些问题出发,记者重点探访了上海温哥华电影学院、上海视觉艺术学院这两所近年来创新频频的院校。或许在培养专业技术的高端人才上,我们确实具备了一定“弯道超车”的可能性。
  培养一毕业就能用的“成品”
  上海温哥华电影学院坐落在上海大学延长校区内。这里的一切都是为电影产业教育量身定做。
  学院4楼的摄影课上,一名外国教师正在上课。但他口中的“摄影理论”和我们想象中不同。这名教师反复说,拍电影时作为掌机人,如果镜头里的演员需要调整,最好不要直接和演员沟通,而是要和导演说。
  楼下的特效化妆课上,一位模特正襟危坐,来自北美的化妆老师在他的脸上涂涂抹抹。课堂上,没有什么课本,就是全程直接演示如何把一名青年化妆成满脸皱纹的老年。
  同样,在专业录音室里,一位教师正在对十几名学生讲授声音设计。他说,好莱坞等北美的影视流程中,声音设计被细分为好几个工种,一个人一般只需要负责其中一个,所以奥斯卡奖项也会对应几个与声音有关的奖。然而国内影视拍摄流程并非如此,负责声音的人可能所有环节从头到尾都要负责到底,跟着去片场录音,跟着做后期,跟着盯进度,与此对应国内声音相关的奖项一般只设一个。
  说到一半,他忽然当场拍了一下桌脚,发出“嘣”的声音。他解释,“在北美,假设需要拍桌声,一切只要标准化,录一个拍桌声就行。但是在国内,声音师还可以有自己的想法。比如说,一个人犹豫时、生气时,拍桌的声音其实不同。”说完,他又演示了两个略有不同的拍桌声。
  他还告诉学生,一旦声音数据经过压缩、格式转换后再提交到客户手上,你心里应该十分清楚,高频、低频中哪些信息必然会损失,最开始就不要设计这些信息。否则,客户听到的效果会与你最初设计的声音大相径庭。
  很显然,这里的影视教学内容偏重实践运用,所有课程都注重与当下的影视工业对接。上海温哥华电影学院副院长刘海波说,他们想培养的是一毕业就能用的“成品”,而非只重理论体系的“半成品”,毕业后还需在影视行业实践一年半载。
  这是一所不到5年的新学校,但也可以说是一所老牌院校:它引进了加拿大温哥华电影学院的教学体系和师资力量,是目前唯一一所以北美师资、英语教学为主,以好莱坞电影工业规范为教学内容的中外合作高等教育学院。
  通俗地说,它更像“电影学院版的EMBA”:学生只读一年,需要自付15万元左右的学费,获得的并非一纸学历,而是实践作业和技能证明。
  因此,这里的学生来自五湖四海,有刚毕业的年轻人,也有四五十岁的中年人;有影视科班出身再来深造的,也有与原专业毫不相关但一心梦想转型成为影视人才的。
  由于学费不低,学生们特别珍惜教学时间。各种课程排得满满当当,从早学到晚,几乎没有寒暑假。而学院成立时喊出的口号,就是为中国影视产业输送稀缺的“高端技术人才”。
  按照北美工业标准来训练
  王祥礼是上海大学数字媒体技术专业的学生。临近毕业时,他听闻一些学长称赞“温影”,特别提到学院和国内的教育体系不太一样,没有太多书面论文,更为实用。于是他下决心报名“温影”的声音设计专业,再读一年。
  事实果真如此。比如一门课有20节,只有第一节课老师会说一点理论框架。之后每节课,直接围绕专项进行训练,这两节课学习环境声,学完要求交一份环境声作业;接下来两节课学习音效,学完再要求交一份音效相关的作业。“大部分时间都在做东西,每天做到十一二点,有时候还要通宵,但收获很多。”王祥礼感叹。
  这里的外国教师们大多在好莱坞和北美动画片中担任声音监制,有丰富的行业经验。由于采用“北美标准”,外教们上课时很注重专业性和标准化。比如环境声,必须有16个轨道以上,前2轨怎么铺,某些频段的音量必须达到多少分贝等,要符合一套规范。老师批改时也仔细,一份作业被拆分成好几个单项一一打分,而不是“跟着感觉走”。
  王祥礼说,如今在国内,声音设计领域还没有太多标准规范可言,有些人原本做音乐,后来转行做音效,也有人完全“自学成才”,虽然他们都很有天赋与才华,但作品往往不够规范。
  这导致王祥礼一个班的学生,几乎算得上是声音设计领域的“稀缺人才”。几乎未等毕业,全班打算留在国内找工作的学生们已经被业内最好的一批公司“抢走”,如腾讯游戏、专做BBC和美剧的录音棚、索尼上海工作室等。
  卜连鹏原本在西门子工作,然而他梦想成为一名电影人,于是工作没多久,他就辞职来读“温影”的影视制作专业。
  这是一个非常驳杂的专业,制片、导演、摄影、美术置景等等环节,无一不学。学生们一般6人为一组,平均每2个月需要拍摄一个视频短片。每次,6个人轮流担任不同岗位的工作,比如这一次你做导演、我做摄影,下一次我做导演、你做制片,尽量每个工种都能实践一次。一个学期的拍摄任务量极大,一切按照北美工业体系来训练。
  卜连鹏自认为是班里的优秀生,还未毕业时,他写的剧本是被同学们拍摄最多的,视频短片在国际和国内频频拿到奖项。于是毕业后,他真的投入影视行业,从助理、副导演做起。
  然而一切并没有一帆风顺。他发现自己在“温影”学到的是行业标准,一切职能分工清晰,如果参与中外合拍片,他可以很好地对接。但是国内影视行业,目前分工并没有那么明确和有效,有时候他得学会“妥协”与“含糊”。
  片场缺乏优秀的专业工匠
  负责教学设计的“温影”副院长路易斯?卡兰德来自北美,已经在上海待了近两年。
  一进办公室,他就拿出一份文件。原来,他已请人把上海“文创50条”翻译成英文,不仅仔细阅读,还将与影视相关的条文用荧光笔做了标记,可见关注度之高。
  路易斯说,“温影”的教学模式,采用的仍然是北美的工业体系,因为他认为“好莱坞工业标准仍然是业内最好的标准”。如果说,和中国影视教学有什么不一样,那就是“特别强调故事”,所有的镜头语言、技术环节都是围绕故事,更注重教学生怎样说好一个故事,而中国有些院校的电影课程更侧重教学生怎么使用摄像机、怎么运用剪辑软件。
  路易斯选择来上海教学,是因为他看中上海在电影制作上的潜力。“相比中国其他城市有太多优势:空气相对好、交通相对好、高度国际化。作为金融中心,那就是发生故事的舞台。”
  他说,目前的上海,影视行业的各环节还不够集中。北美电影产业之所以发达,一个重要原因是影视产业的各个环节都在那里高度集中,除了表演、摄影、导演,还有声音设计、剪辑后期、化妆特效等等。北美的电影学院之所以名闻遐迩不仅仅因为师资,更因为周边就有那么多产业可供学生实践。
  刘海波也有类似的观点。他一直强调,电影不仅是门艺术,更是一个工业体系,任何一个环节出了问题,都会让一部电影品质急转直下。而国内院校现在更侧重培养演员、导演等,产业链的其他制作环节长期以来缺乏人才。
  “中国影视产业既缺一批领军人物,也缺优秀的产业人口。”刘海波说,我们缺少优秀的灯光师、化妆师、道具师,片场缺少专业的工匠。以至于寻找影视片里的漏洞、穿帮镜头,评判作品的服化道是否“制作精良”,已经成为网友们津津乐道的谈资。
  刘海波粗算了一笔账:2017年电影加电视剧(不包括网剧)大约有2000个剧组,需要约2000个导演、4000个副导演,平均按照200人一个剧组来算,就需要40万人为剧组工作。而北京电影学院等专业影视院校,就算每年毕业1000人,10年不过1万人,专业人才远远不够。
  中国电影井喷式发展,在10年间产量翻了5倍,但我们的专业人才教育却远远没有跟上。在全球高标准的影视产业中,并不只有导演、摄影才需要专业素养,电工、木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对这个二类机构定调颇高,其目标明确为“成为教师教育领域的服务提供者、标准制定者、研究与资源管理中心”,并赋予上海中心“知识生产、能力建设、技术服务、信息共享”四大职能。教师教育中心申办筹建工作小组负责人、上海师大国际与比较教育研究院院长张民选表示,这说明上海优质的教师教育体系已赢得国际认同。
  上海从“追兵”变成“标兵”
  在国际学生评估项目(PISA)中,上海连续两次在阅读、数学和科学三大基础学科领域和金融素养方面测试中获得世界第一。随后,上海应邀参加经合组织(OECD)“教师教学国际调查(TALIS)”。这项“教师PISA”结果表明:上海初中老师的表现在总体上远超国际平均水平,至少在10个指标上取得“世界之最”。
  为进一步验证上海教育的成绩单,世界银行与上海师大合作开展“对教育绩效的系统研究”(SABER),通过问卷调查与国际比较,由世行发布题为《上海如何能做到:来自世界最佳教育系统的经验》 全英文报告,至今全球印发、一印再印、供不应求。张民选说,在SABER24项基准测评中,上海获得6项最高级定评,成为全球唯一的“六优”国家和地区;其他四级评价项目,上海还有15项次高级,无任何低级项。
  每个好学生的背后,都有一个好老师。联合国提出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在全世界范围内普及基础教育和全民终身学习是其目标之一。UNESCO 《2030教育可持续发展行动框架》认为,实现目标的关键是培养足够数量的高质量教师。据估算,全球缺少中小学教师800万,若无相应国际合作,许多发展中国家特别是欠发达国家和小岛国就无法培养出所需教师。
  “过去一个世纪,中国面对这个世界做了很多年‘好学生’;而今,我们也要做做‘好先生’。”张民选认为,上海有条件也有能力在这一领域从“追兵”变“标兵”。目前,上海中小学(幼儿园)专任教师约15.72万人,其中本科学历及以上13.32万人,占84.7%;40岁以下教师占比过半,一大批年轻教师迅速成长。
  将“上海秘密”带给全世界
  一支高素质的教师队伍,不仅是上海基础教育优质均衡的重要保障,也成为“世界财富”。在“师生PISA”结果公布后,著名记者、《世界是平的》作者弗里德曼来沪考察并在《纽约时报》上发表了《上海的秘密》,对上海教育点赞。为了解“上海秘密”,马来西亚副总理来了、哥伦比亚教育部长来了、肯尼亚教育官员来了,亚太经合组织教育总司长和成员国专家来了,“一带一路”相关国家官员及专家也来了……
  张民选说,这次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大会之所以能毫无争议地通过关于在沪设立教师教育中心的决议,这一切都是重要理由。同样,上海作为新中心也有理由将“秘密”带给全世界。据悉,在市政府高度重视下,市教委将依托上海师范大学,在软硬件方面全力支持教师教育中心建设。
  根据协定,教师教育中心就“知识生产”和“能力建设”职能,将分别开展研发活动和研修培训,实现走出去、请进来、教学相长。“信息共享”职能是与教科文组织及其各大机构亲密合作,分享各国教师教育发展经验,比如芬兰在无教师考评晋升的前提下如何拥有自主发展的内生意识,值得包括中国在内的他国取鉴。此外,“技术服务”则是利用信息通信技术为亚非最不发达国家提供专业服务。
  教育自信彰显文化软实力
  作为中英高级别人文交流机制的重要成果之一,上海市教委、上海师范大学、英国卓越数学教学中心此前便共同实施中英数学教师交流项目,每年互派70位骨干师资到对方学校取长补短,并输出上海数学教材版权,在英国8000所中小学推广使用。据介绍,教科文组织教师教育中心今年计划举办全球教师教育峰会,尤其在沪举办亚太地区数学教师与数学教育研讨班,履行中心职能。从东部非洲国立机构到曼哈顿岛私立学校,中心将展开官方和民间的多层次、立体化交流。
  上海正在加快建设卓越的全球城市,教育自信彰显文化软实力。张民选认为,具有影响力的国际大都市不仅是经济发展中心,也是人文荟萃、关注人类命运、奉献于全球发展的文化高地。譬如,巴黎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国际大学协会,罗马有专门解决救济和粮食问题的世界粮农组织,日内瓦有世界卫生组织,日本在东京为联合国培训工作人员出资建立联合国大学,泰国曼谷有联合国亚太地区教育局。他表示,这次上海申办联合国二类机构成功,有望为国际教师发展事业作出贡献。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